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二十二章害人之事

酒鬼花生2017-6-3 23:42:47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二十二章害人之事

    果然就走了这么一次,严家的人就放弃了不肯再跟着去取水。实在是太辛苦了,完全得不偿失。但是这样,他们还是不甘心,只能从村子里人那边买水。

    等到了周晓白提前已经和罗大叔他们说好了,既然是他们求着咱们,周晓白就叫他们开了个高价。严老爷虽然不甘,但是也只能这么吃亏。

    按照之前拿着的神仙茶找出的方子,这么一配,味道倒是差不多了。只不过这个成本却是高上了许多倍,不过严老爷子现在半点法子都没有了,只能不计成本的这么来。

    虽然这般,但是终究没有小神碗的神水,自然效果也是差上了不少,但是严家已经骑虎难下。但是即便是这样,严家的茶水还是味道不如周晓白的神仙茶。严老爷实在无法,只能压低了价格,亏本做生意。

    本来按照周晓白三文钱一碗神仙茶的价格来算,严老爷这么做出来已经亏了,现在更是要压低成两文钱来办,严家亏的就更多了去。

    果真严家茶楼压低到了两文钱,生意一下子就好了起来。虽然味道稍微差了那么一点,但是胜在便宜。

    那些下力气活的人,一文钱也是钱,能省下就省下的,所以都纷纷的跑到了严家茶楼,周晓白的神仙茶一下子冷清了很多。

    周晓白和商洛染看在眼里,但是却是半点担忧都没有,反倒是周晓白店里的燕大娘担心的不成。每次见到严老爷也只是礼貌相对。

    虽然自家酒楼的生意还不成,但是茶楼的生意却是一下子火了起来,严家老爷又开始得瑟了,时不时还到商洛染和周晓白的茶楼转上那么几圈,什么都不说,只是啧啧几声就走。只是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叫人看了就想吐。

    燕大娘倒是着急了,“晓白,你说俺家这生意一下子差了这么多,会不会……”

    周晓白看着燕大娘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却是浅浅的笑了,“燕大娘,你甭担心,别看这几天他们嚣张,过几天就见分晓了。你就瞅好的吧”

    果真没有几天,就不见严老爷到他们两家转悠了,他现在忙的自顾不暇了。因为虽然前些天严家茶楼生意不错,几乎是把商家和周家的茶楼生意都抢了大半,看起来风光无限,但是实际上有苦,只有严老爷自己知道。

    他卖盗版的神仙茶,虽然便宜,但是却是卖一碗亏一点,卖的越多亏的就越多。本来他想靠茶楼生意能够带动起其他店铺生意的,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几天下来,也只有茶楼的生意红火,酒楼那边还是照旧,就连茶楼里面的其他茶也都卖不掉。

    酒楼那边还是冷冷清清的,门前完全是门可罗雀,这么下去迟早要关门的。而茶楼要是再这么亏本下去,那更是了不得了,所以严老爷心里简直郁闷的不行。

    生意上不顺心也就算了,偏生他最近家里也是不安定。之前见着那个周夏桃人长的娇艳,娶了回门,本来还指望着她和周晓白是本家能够打探点什么神仙茶消息的。

    但是也是不中用的,交代了那么几次,都搞不定,还是最后自己花钱才弄到的。你说这女人不管用也就算了,偏生还是个喜欢讲是非的,见天的在自己府里吵闹什么的,整天闹的一回家就鸡犬不宁。

    这还不算,最叫人恼火的是,这个女人简直是不知羞耻,背着自己****了自己儿子不说,竟然还勾搭了什么个下人,这几天竟然卷款私逃了。呸,自己活了这么几十年,竟然还遇到这个事情,叫严老爷想起来就怒火中烧,偏生家丑还不能外扬,闷在心里简直是不好过。

    赔本的生意,严老爷是再也做不下去了,所以坚持没有了几天,就把盗版神仙茶的买卖停了下来。可谁想他这么一停,就连茶楼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简直是做不下去了。

    其实这事儿又是要感谢唐蓝河,听说了严家茶楼的事情,他算是舍不得叫周晓白吃亏,所以主动叫上了几个老伙计,说是要去严家茶楼喝茶。自然喝的就是这盗版的神仙茶了,他们几人都是yin浸在茶道多少年的人了,这好茶差茶这么一入口,自然就是什么都分明了。

    其实用山泉水泡制的茶水,怎么都还不错,不过谁叫有了周晓白那边珠玉在前了,所以严家的这茶,他们就看不上眼了。不用唐蓝河说什么,几人在店里寥寥几句就够严老爷吃上那么一壶的了。

    他们倒是也没有诋毁人家,只是说了这药效和周家神仙茶是天差地别的了。严老爷吃了这么个哑巴亏,也是没处说理去的,毕竟是自己家里偷工减料在前的。

    因为神仙茶之所以现在卖的这么好,人家也都是当做药茶在喝,平常里面当做保健什么的。见天喝点这个神仙茶,总是比生病了吃药什么的划算。

    所以自打严家那边价格涨了上来,周晓白神仙茶的生意立马就好了起来,甚至比之前的生意还要好了。自家生意好,是周晓白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并不见的多欢喜。反倒是最高兴的是燕大娘了,忙的见天都是脚不沾地,但是却是整天嘴巴要裂的和不拢了。

    “晓白啊,你还说的真是准啊,真的没有几天那严家的生意就不成了,反倒是俺们家占了大光。”

    周晓白但笑不语,生意人都是要挣钱的,要是一直做亏本生意,怎么可能长久。对自家神仙茶,尤其是对自己小神碗相当的有信心,所有周晓白才完全不担心这个事情。

    说个实话,自打周晓白的茶楼开了起来,对商家的茶楼也有不少的影响,但是商洛染自然是不会在意的。

    但是他也是想了一系列的办法,把自家茶楼的生意定位给改了去。既然周晓白主要是卖凉茶,还是低价位的凉茶,针对的广大的阶层。那么商洛染就把自家茶楼定位的更加高级,专门给那些读书人,士族谈天说地用,这些人附庸风雅,价格高上一点,其实也无所谓。

    严家老爷见了这种情况,自然是不肯善罢甘休的,眼见着他们家的生意就给商家和周家完全占了去。他又开始想了些坏主意。

    他见着上次买水的周家村的罗大叔,倒是好说话,这次单独找了他过来。那罗大叔不知道是干啥,也就过去了。

    严家老爷已经在大厅里面等着他了,一脸的笑意,看起来相当的慈爱,说话也是相当的客气。“这位乡亲来了啊,这些日子你辛苦了,赶紧坐着。”

    那罗大叔给严家老爷的态度弄懵了,平日里面他们这些富户都是眼高于顶的,从来不屑于和自己这种小门小户的人说话,今日怎么就这么亲热。连严老爷的儿子,站在一边也是摸不着头脑。“严家老爷,您快别这么客套,俺这都是应该的,收了您的钱,就该办事。”

    严老爷点点头,没错,心里却是暗暗骂着了,这群死不要脸的,当自己不知道,卖给周晓白的山泉水价格整整每桶比卖给自己低上了一文钱。当自己是冤大头是不是。要不是今日用的上他们,他早就对他们不客气了。

    虽然心中怒气暗生,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浓了,还很殷勤的叫下人们给罗大叔端茶倒水,搬凳子什么的。

    那罗大叔很是有些坐立不安,在严老爷的再三要求之下,这才勉强坐下,不过仅仅就做了半张凳子,见到严老爷这般,他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严老爷寒暄了几句,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终于进入正题了,“这位乡亲,我今日来找你确实是有点事情。”

    那罗大叔忙不迭的站了起来,说着,“严老爷,但说无妨,只要是俺能办到的,只要您说一声就成。”虽然严老爷风评不是很好,但是他们做工的,哪里管这些,只要给钱,就成。这么卖了几次水下来,严老爷也算是他们的大客户了。现在大客户有什么要求,他自然是要答应的。

    严老爷笑意更深,“有你这么句话,我就放心了,事情很简单,只要这般……”严老爷在他耳边小声的耳语了一番。

    那罗大叔猛的站了起来,“这怎么可以,下毒的话,要是给官府抓到了,那可就掉了大。”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什么时候叫你下毒了,不过就是加点调料。”严老爷摸着胡子如此说道。

    罗大叔连连摆手,就是不肯答应,这种犯法的事情,他可是不愿意做的。但是严老爷一番的威逼利诱之后,他这才勉强的点点头,还再三的说,“严老爷,您保证着绝对不会死人的吧”

    “放心吧,不过就是会叫茶水味道差一点。”严老爷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纸包,塞在了那罗大叔的手里。又是掏出一吊钱来,放在了他手里,“这钱你先收着,事成之后,我还有重谢。”

    哈哈,今天很准时的吧,其实是因为今天和明天要出门,所以一咬牙,关到小黑屋里面写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