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二十三章自作自受

酒鬼花生2017-6-3 23:42:43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二十三章自作自受

    “爹,你对这乡下老头怎么就这么客气。”罗大叔转眼才刚走,严老爷子的儿子就跑了过去,一脸不耐的问着。

    严老爷白了他一眼,“你这孩子,就是不知道轻重,我现在用的着他,所以才对他这般的客气,等着事情办好了,你以为我还会搭理他们?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道理都不知道。”

    严老爷叹了口气,自家这个儿子,算是白长了这么些年,简直是一点道理都不知道。干什么的都不成,就是玩女人比自己还厉害,自己怎么放心把生意交给他啊若是自家的儿子能有商家的那两个小子一半,自己也就不用操心了。

    罗大叔一咬牙接过了纸包和钱,严老爷又是一番耳语之后,他这才从严府的后面溜了出来。等着一溜烟儿的回到了家里,还是惊魂不定,觉得怀里的东西像是烙铁一般,热的烫手。

    罗大叔在家里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对,索性又去找了周晓白。“晓白姑娘,俺又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罗大叔,快别这么客气,有啥事儿,你就和我说说。”周晓白也是一脸的笑意,也是忙着端茶倒水,但是看起来倒是比之严老爷,不知道真诚到了哪里去了。

    罗大叔也是明眼的人,谁是真情谁是假意,自然也是分辨的出来。果真是自己看大的孩子,周晓白的心性却是不一样,也不枉费自己来这一趟了。

    等着他把严老爷交代的事情和周晓白这么一说,周晓白一拍桌子,勃然大怒。这严家也太过分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之前在自家茶楼捣乱的事情,自己还没有给他算账来着。现在竟然又想出这么个计策来。

    若不是罗大叔告诉自己,还真是会吃大亏的。

    罗大叔把严老爷交给他的纸包,交给了周晓白,周晓白也不懂药理,只是觉得很是刺鼻,请着罗大叔在自家坐一坐,自己却是赶到了回春堂,叫蓝河叔帮着看看这纸包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不看还真是不知道,没有想到严老爷竟然这般的歹毒。这里面根本不是什么调味的东西,而是真真正正的毒药,虽然要不了人的命,但是上吐下泻至少也要个三五天。

    谢过了蓝河叔,等着周晓白拿回去,把这东西给罗大叔一说,他也是大吃一惊,“什么,这真的是毒药啊那严老爷还再三保证,人吃了不会怎么样的呢。”

    罗大叔后悔不迭,捶胸顿足的。周晓白却是安慰他道,“大叔,你别这样,你也是上当了。”

    “还好晓白你发现了,要不我真的放到山泉里面,那不是害了许多人了。”罗大叔很是后悔自己轻信了严老爷。

    “罗大叔,谢谢你,还来告诉我,要不我家生意就要给他毁了。”周晓白真心实意的感谢着罗大叔。

    罗大叔却是连连摆手,愧疚不已,“晓白,你这话说的,你都是俺们看大的,怎么能真的做出这种事情呢。若是我真的作了,那还保不住就要坐牢了。还好是晓白你发现的早。之前是俺一时鬼迷心窍,所以才收下他的钱和药包,我这就拿去还给他。”说着他怒气冲冲的就要起身,起找严老爷算账。

    周晓白却是拉住了他,一个绝好的主意,周晓白想了出来,何不将计就计呢。之前在回来的路上,周晓白已经想好了,也好蓝河叔要了需要的东西。

    “罗大叔,你先别忙去找严老爷。”

    “那不成,这个害人的东西,差点害死我了,我要找他算账去。”想到了严老爷对自己的欺骗,罗大叔就是义愤填膺,满腔怒火。

    “大叔,你也别着急,我也不能这么放过他,所以我也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纸包的东西放到他们严家的山泉水里面。”周晓白也是从怀里取出一个纸包。

    罗大叔一见却是一跳老远,“晓白,你……你怎么也要下毒啊这可是不行,就算是他再坏,俺们也不能学着他的样子。”罗大叔连连摆手,这种缺德的事情,他可是不愿再去做了。

    看着罗大叔一副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样子,周晓白忍不住哑然失笑了。“罗大叔,你当我给你的是什么啊”

    看着纸包颜色一样,罗大叔说,“这不就是刚才严老爷给我的那包毒药的吗?”

    周晓白又是笑笑,“罗大叔,你这是把我看成什么人了,那毒药我早就丢掉了,这个是我自己备下的。绝对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罗大叔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周晓白打开纸包,拿手轻轻的沾了一点,“大叔,你不信,我吃给你看。”说着就把指头放到了嘴里。

    既然周晓白自己都吃了,那定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罗大叔还是有些犹豫,伸手也是沾了一点一尝。“呸呸呸”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又酸又涩的,简直难以下口。

    “大叔,你放心,我这给你的才是真真正正的调料,既然他打算这么对我,我也不客气了,要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周晓白目光灼灼,想到了严家对自家做的那些事情,她也是怒气暗生。

    既然罗大叔尝了下味道,就知道了周晓白所言非虚,也就答应了下来。反正做完了这件事情之后,他也是不想和严家有什么关系了。这种不厚道的人家,就是给他再多的钱,自己也不愿去做。

    果不其然,第二日,严家茶楼里面人更是一个都没有了。严老爷吃了这么个哑巴亏,到处去找罗大叔,却是怎么都找不到了。

    经过这件事情,严家茶楼的生意彻底的不行了,所以严老爷实在也无法,只能关掉店铺了事。而他其他店铺的生意,也是日落西山,渐渐的给商家占去的大部分的客源,几乎也是难以为继了。

    商家当仁不让的成了小池镇上唯一一家大户人家了,生意也是越发的大了。倒是周晓白也沾了不少的光,她家的生意也更是红火了起来。

    其实按照周晓白的这个势头,很多生意她都可以自己做的,但是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思量,还是仅仅的开着一家茶楼。其他地里产出的特别滋味的作物,她都一股脑儿的交给了商洛染家里的酒楼。

    说是这样更省心,和商洛染合作,她就啥事都不用操心了。不过商洛染倒是有些过意不去,思量了一番,倒是把自家的茶楼交给了周晓白。

    从来不肯占人家便宜的周晓白,自然是绝对不要的了,“洛染,你这是干什么,你开你的茶楼,我开我的茶楼,互不干涉。”

    “晓白,你肯定以为我这是便宜你对吧,其实水塘养鱼,还有酒楼生意,你都是占着份额的,我按时分钱给你,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这个事情上我们互不相欠。”商洛染也是相当的了解周晓白心中所想,一点点的说着,想打消她的顾虑。

    水塘的事情,基本上已经完全走上了正轨,周晓白所谓的技术入股什么的,早就不作用了,那边也基本不需要她帮忙,只是每次收钱就没错了。所以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白得了。但是商洛染每次都用之前他们定的契约来打消了周晓白的念头。

    这次商洛染想要把茶楼给她,周晓白是万万不可的。人家商家茶楼经营的好好的,这么大的礼物,她可是不肯收下的。

    但是只听的商洛染又说道,“晓白,你听清楚,我可不是白送你茶楼的,而是叫你盘下,或者我们合伙来经营。”

    商洛染的想法是这样的。其实茶楼一直虽然生意不错,但是却是挣钱不算很多。远远的及不上周晓白的茶楼。商家又是家大业大的,生意远远不止这一门,所以商洛染就想术业有专攻,不如就把茶楼的事情交给周晓白来打理,自己做摆手掌柜的,这样保不住还好些。

    听着商洛染的说法,周晓白也想了想,这个倒是不错。两家都开茶楼的话,不免倒是经常会有点摩擦什么的,若是现在茶楼的管理都在自己手里,自己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就不会有事情了。

    所以这么一想,周晓白也就答应了商洛染,只不过就算是未婚夫妻也是要明算账的。周晓白一定要商洛染定下契约。这茶楼日常管理都归周晓白负责,商家也是按照分红每月拿钱。

    周晓白收下了商家的茶楼,倒是好生的想了想。商家茶楼的定位倒是不错,主要针对的是读书人,周晓白也不打算改,只不过一些细节上倒是需要好好的商榷一下的。

    不几天功夫,周晓白就想出一个详细的计划来了。首先就是要改名,既然现在都是一家了,所以要改名的不仅是商家茶楼,自己的茶楼也要改名。既然商家茶楼主要针对的是读书人,就叫做才子阁,而自家的,因为常年卖神仙茶,所以就叫神仙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