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二十四章旧瓶新酒

酒鬼花生2017-6-3 23:42:41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二十四章旧瓶新酒

    一座是神仙楼专卖神仙茶,对象是广大人民群众,而另一座则是才子阁专卖才子茶,只有通过考验,得到大家公认的才子,才能够进里面喝茶。

    周晓白就是如此设计的。和商洛染商量了一番,他也是大加赞赏。本来一个小镇上面,若是两家都开一样的茶楼的话,生意也是相当不好做的。但是按照现在周晓白的想法,两家酒楼各有特色,这样的话,必定会有些不同。

    这本来也是商洛染的主意,只是周晓白更加的发展了起来。见商洛染也是大家赞赏,周晓白更加放心去做了。商洛染还怕周晓白人手不够,暗地里面交代了立春,若是周晓白有什么难处,必定要暗地里面帮上一帮。

    周晓白做事也是相当的麻利,不到一个礼拜,基本才子阁的装修就大大的改了。这天重新开场的时候,自然是把商洛染请坐了坐上的贵宾。

    这日周晓白特地交代商洛染不用吃早餐就过来。商洛染还是细心的交代了立春早早的去接周晓白。

    现在这么每日忙着来镇上,虽然每日都有立春来接送,但是周晓白还是觉得是不是应该买辆马车了,要不来回出入相当的不方便。

    不过这些都不着急,等着过完今日再思量就是可以的。周晓白更是早早的到了才子阁,在里面再三检查了一下,这才走了出来,站在门口迎客。

    这几日才子阁装修,不过周晓白也没有闲着,早就在镇上做了一番宣传,说是才子阁新开业的当天,只要通过了考验,就可以进去免费的品茗,还有点心供应。但是若是不通过考验,则就是你再有万贯家财,也不得入内。

    周晓白这么一宣传下来,才子阁还没有开业,就在小池镇上闹得沸沸扬扬,大家都是议论纷纷了。本来不过就是开业免费一天,不足以叫大伙这么关注,但是加上考验这么一条,就足够叫那些平日里面自命****,怀才不遇的才子们跃跃欲试了。

    因为这不仅仅是一盏茶,而是对自己才华的肯定,尤其是周晓白还特地从省城里面请来的几位大举人做裁判。若是能够得到他们谁的一句夸奖,自己岂不是前途无量了。

    而那几位大举人,自然是靠着商洛染重金才请来的,当时虽然他觉得有些不值得,不过为了周晓白,还是尊重她的意见,这么办了。但是见着后面的情形,还深深的觉得周晓白很是有眼光的。

    所以才子阁还还没有开业,就先红了起来。商洛染也没有想到,竟然连开业,周晓白也能弄出这么多的噱头,果真不错。

    这日他也是早早的就来了,但是等着他刚到街道口,却是见着才子阁的门口给堵得水泄不通,几乎是完全进不去了,只能弃车步行了过去。这情形和上次周家茶楼给人闹场的时候差不多。商洛染心里有些担忧,会不会是有些人见不惯周晓白,故意在今日来闹场的呢。

    还好人家都识得商洛染是商家少爷,所以每每也有人给他让路。不多会儿,他便是到了门前。等着他见到了,一身粉衫的周晓白安然无恙的立在前头,这下他倒是安心下来了。

    看来并非有人闹事,而是竟然才子阁开业来了这么多的人。周晓白也是一眼见到了商洛染,开心的含笑迎了下来。悄声在他耳边说着,“你也不早些来,这么多人,我都担心死了。”

    看着周晓白晶莹灵动的大眼睛,眼中哪里有半分担心害怕的样子,商洛染失笑,也是小声的耳语,“是嘛,我怎么没有见到,之前我说要来帮你,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的说,全部事情自己都能一个人搞定的呢。”

    切,周晓白小鼻子一哼,扭头不理他了。

    许是等待的时间有些久了,下面已经有些才子等待不及了,高声问道,“掌柜的,你这不是糊弄人啊,说是早上开业,但是我们已经在这里候着了一两个时辰了,也不见你们开门迎客,这是什么道理。”

    这话一出,底下附和着甚众。

    他们也不说瞎话,才子阁之前的宣传那么大,弄的临近的几个镇上的人都知道了。很多写贫苦的读书人,为了见到几位大举人一面,都是赶早的到这里来的,天还没有亮,才子阁门前已经围了好些人了。

    但是他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却是只见到一些活计和周晓白在里外忙活,每每问及什么时候开业,总是含混不清,才子们总是有些脾气的,所以这下他们都有些等待不及了。

    商洛染笑着看着周晓白,也不发话,想看看她倒是想怎么解决。周晓白白了一眼在旁边看热闹的商洛染。哼,这人也真是的,来了也不知道帮下忙。看自己解决这番事情,再怎么修理他。

    虽然底下群情激昂,甚至有些性子着急的才子,都已经忍不住往前挤着了。但是还没有到周晓白身前,已经给茶楼的伙计给拦住了。

    周晓白赶忙上前一步,先是向着诸位行了一个礼,也是扬声说道,“各位请稍安勿躁,请再稍等片刻,我们才子阁就马上开业。”

    话音未落,底下就出来一阵嗤笑之声,“这话,你们都说了几次了,到底作数不作数。”

    周晓白也不闹,继续不温不火的说着,“从省城到我们镇上,路途遥远,几位举人大老爷,昨日才到了镇上,车徒劳顿,自然是要好生歇息一番。所以这才迟了一些,想来诸位是会谅解的吧”

    等着周晓白把几位做评判的大老爷抬了出来,底下喧哗声音,这才静了下去。毕竟他们都是读书的斯文人,为的不过就是能够在众人面前扬名,若是此时为了这点小事。得罪了举人老爷,实属不智。

    见到底下噪声稍歇,周晓白又是开口说道,“诸位学子,也有不少是从远处赶来的,不免口干舌燥,我们茶楼为表示歉意,特提供特制神仙茶一碗,供诸君品尝。”说着周晓白就叫下面去准备了。

    此举一出,底下反对声音立马静了下来。周晓白此时松了口气,朝着商洛染一扬眉,得瑟了一番。

    不多会儿功夫,就见着人群里面分开一条大路,三顶轿子过来了。这次不用周晓白催促,商洛染已经上前迎接了。这是以他的名义请来的,自然是不能怠慢了去。

    等着商洛染把几位举人大老爷给周晓白一一介绍,才子阁开业这才正式开始。周晓白已经选了几个伶俐的下人。先叫下面那些才子们排好了队伍。

    等着几位大老爷说开业,才子阁的牌匾这才挂了上去,旁边也是挂上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坐请坐请上座”,下联是“茶敬茶敬香茶”。

    对联一挂上,底下顿时鸦雀无声,目光都是集中在了对联之上。

    从省城请来的程老爷是其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一位,和其他两位相视一眼,这才对着商洛染微微一笑,“商少爷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几年不见文采更甚从前啊。老夫本以为这几年你醉心生意,必然是舍弃了学业,今日一见却是失敬失敬啊”

    另外一个刘举人也是附声道,“不错,此联用词简单,但是对仗工整,寓意久远,更是朗朗上口。”

    商洛染却是欠手作揖,“惭愧,惭愧,此联并非我所做的,而是刚才给你们介绍的周家姑娘所出。”

    此言一出,大家的目光都是集中到了周晓白身上。周晓白心中才是大叫惭愧的呢,盗用了人家苏东坡的名句。只是面上却是一片的云淡风轻,在外人看来更是一副波澜不惊的大家风范。

    几位举人老爷更是吃惊不已,没有想到这茶楼的女掌柜竟然也是这般的文采,上前也是寒暄了几句。周晓白自然不是那般的闺阁女子,回答进退有据,不慌不忙,叫他们大生好感之心。

    底下的才子们见到此联一挂上,气焰也是平息了不少,老老实实的按照酒楼伙计的要求老老实实的排队起来。

    才子阁正门前面放了几张张书桌,上面有笔墨纸砚。规则也是简单,只要才子们能写出一副有关茶的对联,便可进门,若是能得到里面三位举人大人的赞许,则是茶和点心都免费供应。

    这个要求倒是简单,不过就是一副对子。周晓白的才子阁才开业,图的不过就是个喜庆,若是弄的太难的要求,怕是很多人达不到,反倒是不美了。

    不过就做出一副对子,倒是简单,所以才子们都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算是不能免费,但是能进去见见几位举人老爷,若是能给他们看上眼了,自己就飞黄腾达了。

    等着周晓白宣布开始,底下才子们就纷纷的领着纸笔,苦思冥想了。人虽然多,但是这次却是秩序井然,毕竟现在有人来压场了,他们都是读书人,自然不愿在他们面前失了分寸。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