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二十五章诗酒大会

酒鬼花生2017-6-3 23:42:39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二十五章诗酒大会

    有些文采好的,不到片刻功夫就想出了对联,很快的就交上了答卷。门口的下人们,忙着不停的收着答卷递给坐在大厅中央的三位举人老爷。

    “松涛烹雪醒诗梦;竹院浮烟荡俗尘。”只听的门口的下人大声的读了出来。顿时底下议论纷纷,称赞这是绝妙的好联。那下人又说道。“这副对联是哪位才子所做,已经通过了考验,请上座。”

    “鄙人不才,是我所做。”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施施然走了出来,面上还有几分掩不住的得意,在众人的艳羡声中走了进去。

    那下人又拿起一张纸道,“龙井泉多奇味;武夷茶发异香。”

    随着他的说话,又是一位才子出列,在众人的恭喜和艳羡声中走了进去。连着几位才子就这么走了进去。但是自然也有才华并非那么出众的。

    若非好对子,才子阁的下人就并不大声诵读出来。反正是只要写出对联的人,都可进入,只不过那些读书人都是需等到再三确认没有自己,这才进门。

    一时间,才子阁门前倒是像开了诗酒大会一般的热闹了。更是有源源不断的人涌了进来。不过已经开好了头,所以倒是秩序井然,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了。

    商洛染和周晓白却是携手站在里面,看着外面的景象。商洛染忍不住叹了口气,“晓白,你若身为男子,怕是这经商之才,我都及不上了。”

    他真真的也没有想到,才子阁不过才一开张竟然就能吸引来这么多的人。更是生生的把一个茶楼弄成了各方才子竞相献着墨宝的地方。

    这话分明是在夸奖周晓白,奈何她却是完全不承情,大眼睛一翻,鼻子一哼,“哼,少瞧不起人了,就算是我是女子,也定然能胜过你过已。”

    她的这番举动,配着她的豪言壮语,在商洛染看来,更是别有一番的风情,娇俏可爱中,带了一丝丝的俏皮,更多的是自信的光芒在她黑亮的眸子里面闪动着。

    若不是这里是在外面,商洛染真是恨不得把她抱在怀中好生的亲上一亲。他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在眼前这个小女人面前越来越不堪一击了。

    见商洛染半天没有回话,周晓白哪里知道他在进行怎么样的天人交战呢。还以为他是不赞同。

    眉头一扬,“怎么,你不相信?”

    商洛染哑然失笑,他原来怎么不知道这个小女人竟然是这般的好强呢?连忙点头,“相信,相信,我怎么能不相信娘子呢。这茶楼在娘子手中自然是会比在我手里生意兴隆百倍。”

    “哼,一点都不诚实,一点诚意都没有。”周晓白又是眼睛一翻,小手趁着大家不注意,又是在商洛染腰间软肉上那么一掐。

    “哎呀。”商洛染只能闷哼一声,不敢发出大的响动。心里苦笑道,果然古人不曾欺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自己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

    真是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是好。

    一旁的立春看的分明,暗暗摇头,趁着周晓白不注意,在商洛染耳边耳语着,“少爷,你这样会宠坏晓白姑娘的。”

    岂料商洛染却是头一扭,小声的说着,“你懂什么,这是闺房之乐。”一边手却是暗暗抚着刚才周晓白动手的地方。这小女人也太心狠了吧,下手这么重。

    啧啧,这是闺房之乐,立春很是不赞同的摇摇头。看来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少爷吃苦的日子还开始,怕是这些跌打损伤药是必不可少了。

    “那少爷,要不要我给你准备点止痛化瘀的药膏。”立春又是很狗腿的说着。

    岂料他等到的却是商洛染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下他知道了,赶忙要退下,近墨者黑,少爷也变得这般不知好歹了。自己又自作多情了一把,“少爷,我多事了。”

    没有想到商洛染却是又叫住了他,“你去准备一些随身备着也好。”

    啥?立春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掏了掏,但是见着商洛染却是再也不说话了,一脸含笑,双眸含情的望着在门外忙活着的周晓白。刚才那话是自己的幻觉吧立春也是有些不自信,还待要问,得到的却是商洛染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下周晓白却是走到门口,扬声说道,“各位才子,今日得幸,你们都留下墨宝,请许我择其善者,装裱在我们茶楼。”

    这话一出,底下又是议论纷纷,虽然才子阁并非什么大茶楼,但是自己的的对联挂在这里供来来往往的人观摩,自然也是一件叫人愉悦的事情。所以底下又是热闹了几分。

    甚至还有人高声说着,“刚才那副不算,我要重新写过。”

    说完了这话,周晓白又是隐隐的笑了出来。嘿嘿,看来她的这招又得手了。看的周晓白笑的这般神秘,简直像是偷吃了香油的小老鼠一般。商洛染也是忍不住问了出来,“晓白,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这般高兴,说出来我也乐和乐和。”

    这些周晓白忍不住心中的得意,得瑟了起来,在商洛染耳边悄声说着,“这些人也真是好糊弄,我不过就是觉得我们才子阁墙壁上太素净了,但是叫我花钱去买什么装饰,又是有些不舍得,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一出。”

    “哈哈。”商洛染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就知道周晓白这个小财迷,真是不知道叫自己怎么说是好了。

    就连这个她都能给利用上,不过这样倒是很不错。周晓白自然也是得意不已。

    忽然这时人群里面传来一阵的喧哗。周晓白和商洛染都是扭头一看。

    “这位公子,你还没有写下对联,不能进去。”守在门口的小厮拦住了一个人。

    “滚开,本公子有的是钱。”一个身着玄衣的年轻少爷却是手一挥非要硬闯。

    守门小厮却是尽忠职守挡在门前不许他进去。跟着那少爷身边的下人却是把守门小厮一推,“你知道我们少爷是谁吗?赶紧让开。”

    守门小厮甚是倔强,自然是不肯,口中说道,“我家掌柜的说了,需的写下对联方可进去,若非如此,不能进门。”

    玄衣少爷见守门小厮这般的不给面子,脸上一怒,抬脚就要踢人。

    周晓白却是再也看不下去了,走了上前,“这里到底是何事,吵吵嚷嚷的。”

    玄衣少爷见到周晓白出来,很是轻佻的打量了周晓白一眼,“你一个小娘子,懂得什么,快让开。”

    “我是这里掌柜的,请问这位公子是有何事?”周晓白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礼,又是把他打量了一番。

    眼前这人,看起来年岁不大,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身量中等,衣饰华美,看起来倒像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可惜面色虚浮,眼中目光闪烁,却不是什么好人的模样。

    那玄衣公子,一听着周晓白是掌柜的,却像是炸毛的鸡一般,跳了起来,“原来就是你这个小娘皮啊看本公子收拾你。”

    他心中也是暗道,平日里面自己爹爹说的这个女子多厉害多厉害的。今日一见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半点出彩也无。

    商洛染却是上前一拱手,“严少爷别来无恙?”

    周晓白一怔,严少爷,小池镇上能称为严少爷的,也不就是严家的公子了。这才没有今日他们家的茶楼才倒闭,今日他怎么就敢又来上门的呢。尤其是看着来人来意不善的样子。

    严少爷见到商洛染和他招呼,眼睛也不瞥一下,鼻子一哼,“原来是洛染兄啊,失敬失敬。”

    嘴里如是说着,但是心里却是把眼前的两人恨的死死的,尤其是这个商洛染,从小到大都是压在自己上面。前几天还害的自家关闭了好几间铺子,今日一定要一并把这笔账给算了回来。

    “洛染兄,今日店铺新开张,这么大的喜事,也不和小弟说一声,亏得这里热闹,小弟这才没有错过。”说着他就要进门。

    商洛染却是上前一步拦在门口,“严少爷,客气了,不过是点小买卖怎么能入的了严少爷的眼呢?”

    见到商洛染挡住去路,严少爷心中不愉快,“怎么还不叫我进门?怕我付不起一杯茶的钱吗?你们商家竟然这般的看不起人?”

    “非也,才子阁有这般规定,需的人做出对联才可进入。”商洛染还是不动怒,一脸笑意的说着。

    严少爷气急,一摔袖子,“你们竟然这般,有生意也不做。我若是硬是要进去呢?”

    “那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商洛染叫来几个小厮把门严严实实的堵住。先礼后兵,商洛染自觉已经做到仁至义尽。

    严少爷没有想到商洛染竟然这般当面的驳自己面子,一张面皮白了又红,红了又青的。想转身离去,却是听到下面众人的讥讽声,更是恼怒非常,对着身边的小厮低吼,“你们这些不做事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本少爷好生的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