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二十七章惩治恶霸

酒鬼花生2017-6-3 23:42:34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二十七章惩治恶霸

    严少爷眼高于顶的人,哪里会觉得是在说他自己,自然是完全不做理会,继续往前进门了。但是那个白衣少年却是不肯放过,几个大步上前,双手张开,硬是挡在严少爷的身前。

    严少爷不屑的扫了那少年一眼。一个眼神,身边的人早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上前要把那少年扯到一边,少年自然是不甘心,“你们这群强盗,偷了我的东西。”

    “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光吃饭不干活的。”严少爷怒了,那少年竟然太岁头上动土,惹到了他这里来了。“把他的烂嘴堵上。”

    说完这话,他身边的小厮就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烂布塞在了少年嘴里。少年使命的挣扎,但是身单力薄,怎么能挣脱的开。

    弄出了这么一出,严少爷倒是也不忙进去了。叫人抓牢了少年的四肢,他走上去前去,把这少年仔细的看了又看。啧啧,这小子,皮肤嫩滑,看起来细皮嫩肉的,一双大眼,现在怒气冲冲,竟然是别有一番风味。

    严少爷yin|笑一声,很是轻佻的用扇子挑起了少年的下巴,“小美人,你长的倒是满不错的,要不从了大爷我吧。”

    那少年何时竟然给这么一个恶霸轻薄过,眼泪都要出来了。

    本来周晓白站在一边看热闹,毕竟严少爷是这里的一霸,自己不欲得罪他。但是现在看到他竟然当众****娘家妇男来了,忽然想起夏桃出嫁的时候,爷爷说起的严家的污秽事情。

    这少年看起来倒是很不错,若是叫严少爷糟蹋了,自己良心怎么得过的呢,所以忍不住上前,“严少爷,今日是本店开张大喜,有话好好说,不用动武。”说着身子有意无意的就挡在了那少年的身前。

    你算是什么东西啊严少爷本来出口要骂了出来,但是眼神一扫,却是见到了商洛染,只能压下。这女人面上动不得,不能不给商家几分的面子。一挥衣袖,只能讪讪的说,“哼,今日我就算给你个面子,不追究这个小子当众辱骂本少爷的事情了。本少爷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这个小子竟然敢说本少爷是贼。”

    周晓白也是有些奇怪,那个少年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说严少爷是贼呢?按照道理来说,严少爷是不会做出这等事情的来,这期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看着那少年皮肤细嫩,手脚已经给小厮抓出红痕来了,周晓白心中有些不忍,不由得继续开口。“严少爷,我看其中必定是有些误会,你要不要先放开这位小兄弟,看他好生的解释一番。”

    自己人多势众,还怕一个小子不成,严少爷想了想,便叫下人们松开了手脚。“放开他。”

    等着那少年手脚一松开,一把扯掉口中的布条,牙恨得痒痒的,就恨不得冲到严少爷面前,吃他的肉和他的血。周晓白把他拉到一边,“小兄弟,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倒是先说说有什么冤屈吧。”

    看着严少爷那边人高马大的,那少年也是知道自己力有不怠,只能恨恨而去,走到了众人之前扬声说道,“我是说这人偷了我的对联。”

    说着就到小几面前,拿出刚才严少爷所写的那张,“这本是小生所做,但是不留神竟然给这人盗去。刚才听到童子念出,我这才知道,竟然是这人偷去。”

    此话一出,底下众人却是议论纷纷,都是读书人,风骨最重要,最恨的就是这般沽名钓誉之人。本来严少爷在镇上名声就不好,这下更是给底下人骂的不行了。

    周晓白这才知道了,原来他说严少爷是小偷,竟然是这个意思。刚才自己都觉得严少爷是不会有这般文采的,本来以为他是花钱买的,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这般下作,偷的。

    严少爷一听,却是大怒,“本少爷,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来。”他心中更是郁闷,明明是自己花了十两银子,叫底下的人买的,怎么这少年是说的偷自己的。可是花钱买对联这种事情,又不能当众解释,叫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

    一把揪出刚才替他买对联的那个小厮,低声吼着,“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儿?”那小厮哆哆嗦嗦,眼神躲躲闪闪,“我……我……”吞吞吐吐了半天,却是什么都不敢说。严少爷在他袖中一摸,却是摸到了刚才自己给他的十两银子,这下子心中明白了。

    把他往地上一丢,“回去再收拾你。”

    原来是自家小厮贪图这十两银子,自己偷了人家的对联,把这银子吞下了。虽然严少爷心中明白,但是在众人面前断断是不能承认的,自己可丢不起这个脸,只能是鸭子死了嘴壳子硬,只能打死不承认了。

    “这对联就是本少爷做的,你少这里污蔑本少爷。”严少爷装起死皮赖脸来,还真是有一手,一点都不脸红理亏。

    少年本以为说破了他的破事,他能认错,但是他完全是小看了严少爷的脸皮,只能气的自己只哆嗦。

    严少爷却更是来劲了,“是啊,人家说抓贼要拿个现行,你现在有什么证据说是本少爷偷得。”

    少年更是气的眼眶发红,却是拿着这个无赖无可奈何。周晓白对这少年,不知道怎么的,一见之下就好生的怜惜,又是有些忍不住,出来打抱不平,语气倒是相当的客气,“既然你们双方各执一词,都说这对联是自己写的,那就现在重新写一幅,然后和刚才的对对。看看笔记和谁的一样,就知道谁在说谎了。”

    周晓白就拿准了,严少爷是肯定不敢的,毕竟两人的字迹是不可能一样。那少年一听了周晓白这般说,自然是抚掌称是,拿起比来就要写。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对联就写了出来,和之前那幅一比,果然是一模一样。

    而严少爷却是拿着笔,半天都不能下笔。

    这下子事实摆在眼前,严少爷就没话可说了吧可是他们大家都低估了严少爷的无耻,他使劲的丢下笔,高声说着,“不写了,不写了,本少爷今日手痛,不想写字了。”

    切,底下嘘声一片。

    “就凭着这区区几个字,你就说本少爷偷了你的对联。笑话,若是你不再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本少爷是不会承认的。”到了这一地步,严少爷还在狡辩。

    少年哪里见过这般的泼皮无赖,虽然心中委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周晓白倒是眼珠子一转,又有一计,“既然严少爷说手不舒服,那不写字也罢,那就麻烦严少爷把你刚才所做的对联再诵读出来,叫大伙儿听听。”

    严少爷恨恨的想到,这个周晓白是不是今日就要和自己过不去。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自己,先是不叫自己进门,现在又是帮着一个臭小子对付自己。刚才那对联那么绕口,自己就听了一遍,哪里记得那么多。

    只能扬手一挥,“本少爷不记得了。”

    “才不过片刻功夫,严少爷就不记得了,你这记性还真是太好了啊”周晓白忍不住又是嘲讽了几句。

    那少年更是得意,虽然严少爷不肯承认,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他连对联的内容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是偷自己的呢。所以得意的,向着底下的人说着,“大家都看到了,都是这人偷了我的对联。”

    这下子严少爷的面子挂不住了,有些恼羞成怒,脸上露出恨恨的眼神,“你这死小子,你们给我上。”招呼着在一边的下人们,要动手了。

    周晓白自然是防着他这一手,也马上就叫自家店里的活计来帮忙。顿时一伙人扭打了起来,门口乱成了一团。

    混乱间那少年给他们抓了去,不小心,头上带着的儒生帽却是给打的掉了下来,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顿时垂落了下来,原来这少年竟然是个美娇娘。

    “你竟然是个女人。”严少爷口中叫着。

    外面的动静闹得里面大厅都听见,三位举人老爷也走了出来,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早已经有下人在他们耳边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等着成老爷望向那少年,不那个少女的时候却是面上一惊。“还不赶紧下去帮忙。”

    这几人都是德高望重的举人老爷,所以就算是平日里面嚣张跋扈的严少爷,也不能不给面子,只能叫人住手了。

    等着双方一停手,成老爷却是亲自下来,扶起摔倒在一边的少女,很是恭敬的说,“何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何小姐先是一愣,接着又是指着严少爷,“这人偷了我的对联,还不承认,这下还欺负我。”

    成老爷怒气暗生,“还不把这刁民给抓起来送到府衙里面。”

    严少爷大呼冤枉,奈何成老爷那边更是人多,他就算是叫破了嗓子都没有用,还是给人抓了起来。

    见到这次风波平息了下来,周晓白这才对着众人说着,“不好意思惊扰了大家,继续继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