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三十章狮子开口

酒鬼花生2017-6-3 23:42:28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三十章狮子开口

    空手套白狼,刚赶走一个捣乱的,又来一个打秋风的。这还真是树大招风啊周晓白真是见鬼了,怎么自家的事情偏生就是这么多的,难道是老天爷就是看不惯自己挣钱的吗。

    看着周晓白小脸气的通红,商洛染伸手抓过周晓白的小手,亲亲的抚摸着,“晓白,别生气,等你去了再看看情况,再来想想对策。”

    给商洛染这么冷静,稳如泰山的态度这么感染,周晓白气鼓鼓的念头这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但是看起来不动声色的商洛染,其实心下却是心急如焚,只是不想叫周晓白更加担心,这才没有表现出来。

    这次的事情,和平日里面商家小户之间的打打闹闹完全不一样了,所谓民不与官斗,尤其是这官还是军务官,扯上了军队上的事情,哪里这么容易善了的呢。

    立春像是知道两人焦急的心情,赶车也是格外的快,不大会儿,就赶到了神仙楼。

    两人一下车,还没有进门,就远远的听到了,“噼里啪啦”瓷器摔在地上的声音。接着就是一声怒吼声,“你们找个能说话的人出来,就这么慢啊,你们又是这样看门做生意的?”

    周晓白不由得想起了那次严老爷派人来捣乱的那次,也是这般。像是知道周晓白心中所想,商洛染完全不避忌的牵住周晓白的手,低声在她耳边私语,“晓白,今日来的人,不同往日,你一定要沉住气。”

    周晓白也不是不经事的小儿,自然是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点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

    等着周晓白一开门,一个茶盏就是迎面飞来。商洛染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轻轻的放在一边。

    一开门就来这么个下马威,周晓白本来压下的火气,“突”的一下升了起来,再等她看看店里,更是火气彪了上来。

    原来本来是人来人往的神仙楼,此时是一个人都没有,估计是给里面的黑煞神赶走了。大厅的地上满是摔碎的茶壶茶碗,而正中却是端坐的一个大爷。

    周晓白粗粗看来,那人身穿一身的军服,身量很高,肤色极黑,坐在椅子之上就如一座大山一般。脸上满是怒气,眼中更是那种杀伐之气。周晓白不由得小小的缩了一步,这人看起来就像是杀过许多人的样子,绝对不是上次那些街边的小混混可比的。

    商洛染又是在周晓白的手上亲亲一捏,周晓白这才像是缓过神来,清清喉咙,上前小心的避过一地的碎片,盈盈施了一个礼,“这位军爷,小女子来晚了。”

    店中小厮也不知道都躲在了哪里,只有燕大叔一个人在那位军爷面前伺候着。只是周晓白也是见到燕大叔的腿再不住的发抖。

    那位军爷听到周晓白出声,却是头都不抬一下,继续向着燕大叔吼着,“都这么大半天了,你们掌柜的怎么还不回来,难道不知道耽误了军机大事是要砍头的吗?”

    一听砍头,燕大叔的腿更是抖得不行了,说话也是哆哆嗦嗦说不清白了,“这位……军爷,请息怒,这,这……”

    周晓白接过话头,“这位军爷,我就是神仙楼的掌柜的。”

    啧啧,听到周晓白这么说,那位军爷这才正眼看了看周晓白,不过也就是个小娘子,不过身边站着的个少年,倒是器宇轩昂的,难道这个就是管事的。

    反倒是对着商洛染说道,“你叫什么名字,这家神仙楼是你做主?”

    商洛染摇摇头,“我是镇上商家的少爷。非也,这间茶楼是我未过门的娘子的生意。”

    商洛染开门见山的就点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能够叫那位军爷另眼相看,能够对周晓白有所帮助。

    那位军爷像是也听说过,这镇上商家的名字,所以说话倒是客气了一点,“也就是说,这个茶楼是你这个小娘子做主的了?”

    听到军爷问话,周晓白上前点点头,“没错,小女子名周晓白,就是这家茶楼的掌柜的。燕大叔来者是客,这茶水都凉了,快叫下人重新沏杯好茶来。还有,把这地上的东西也给收拾收拾,免得扎到了贵客,就不好了。”

    见到周晓白和商洛染都来了,燕大叔也像是有了主心骨,说话底气也足了,利索的答应着。

    见到周晓白进退有节,说话不卑不亢的模样,那位军爷也算是相信了,就这么个小娘子管理了这么大间茶楼的事实。

    不大会儿功夫,燕大叔已经和几个小厮,把大厅里面收拾干净了,周晓白挥挥手,叫他们下去。自己便是和商洛染坐了下来。

    “这位军爷,你远道而来,必定是车船劳顿,辛苦异常的了。请喝下我们这里的招牌神仙茶,消消暑气。”周晓白毕恭毕敬的给那军爷敬茶。

    那位军爷却是接也不接,反倒是冷哼一声,“你这小女子,胆子倒是不小,知道本军爷公务在身,还叫本军爷等了这么长时间,要是延误了军情怎么办?”

    “军爷息怒,不知者不为罪,小女子家住的很远,得到消息就赶来了。”周晓白闹不懂这位军爷倒是在说什么,难道非要追究自己来晚的罪名,还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

    那位军爷“啪”的一声,猛的拍了下桌子,“好个不知者不为罪,小娘子竟然这般的牙尖嘴利的,怪不得能打理这么大间的茶楼呢。好,这件事情我就不说些什么了,废话我也不和你多说。我们将军听说你家的神仙茶可以消暑去疾,所以特地叫我来征用你的方子。能为我们军队出力,你一个小娘子,应该高兴才是。”

    高兴,高兴你妹啊周晓白差点就脱口骂了出来。真是没有想过这般的强盗逻辑,抢了自己的东西,还叫别人感激的不成。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天朝平日里面倒是百姓安居乐业的,也并无什么战事。但是谁想上个月西北边境异族叛乱,朝廷为了平叛,不得不调集周边精兵,同时因地制宜,在周晓白家乡附近就地征集粮草。

    这时正是高温天气,气候难耐,听说“神仙茶”能够增加体质,干活不累。就有军需官找到周晓白,要让周晓白献出自己的茶方子,以充军用。

    这样也正是人怕出名猪怕壮,神仙茶有名了,就招来了这么多的事端。周晓白自然是不愿意把方子交出去了。其实也是她根本交不出去。

    因为凉茶的方子倒是简单,交出去倒是也无妨,只是若是没有了小神碗的水,神仙茶的功效也是大大的不如以往了,就和平常的凉茶一般无二了。

    若是交出这样的方子,他们军队那边一煮,就发现其中的端倪,岂不是反倒是要治周晓白的罪。但是若是叫周晓白把小神碗给交出去,周晓白自然是也不愿意的了。这可是她赖以发家致富的所有本钱啊。

    所以这方子是万万不能上交的。压下的心中的焦虑,周晓白缓缓说着,“这位军爷,这神仙茶的方子,是我们祖上传下的,规定了,若不是我们家里的后人,是不能说的。”

    那位军爷才不管那么多的呢,横眉一竖,“你少在这里废话,神仙茶的方子我是要定了。”

    “这位军爷,我可不敢做这等违反家规的事情,请这位军爷多多通融。”周晓白也是知道官场事情的人,知道光这么说是没有用的。早已经从袖子里面摸出一沓的银票,交给了军爷。“这位军爷,这是我的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军爷倒是很爽快的一把收在了袖子里面,用手摸了摸银票的厚度,说话倒是真客气了几分,“这个……神仙茶的方子是上面点名要的,这位小娘子,你好生的想想吧。我给你三天时间,想好了,就把方子交给我,若是不成的话,那我只能硬来了。”说着他拿着银票就走了出去。

    看着那位军爷走的人都不见了,周晓白这才狠狠的骂了出来,这人还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拿着钱还不办事。

    说什么给自己三天时间,就是给自己三十天的时间,自己也是交不出这方子的。

    商洛染在一边看的分明,这人确实是军队里面的军需官不错,但是他就不明白周晓白了,不过就是一张茶方子吗,给了他便成,对自己也不会多大影响的。所以他倒是来劝道周晓白,“晓白,不过就是一张方子,你给了他便是。否则听着他的语气,倒是会叫你的茶楼开不下去。”

    周晓白现下算是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和商洛染说,“洛染,你别说了,反正是神仙茶的方子是万万不能给他的,你快想想还有什么法子没有。”

    深知周晓白的性格,商洛染知道定然是有些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也就不再劝说,反倒是低头想,看看有什么法子的了。“晓白,你先别着急,既然你决定了不交出方子,那我定然是会想办法保你周全的。”

    睡觉起来晚了,不好意思。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