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碗

第两百三十三章洞房花烛(完结)

酒鬼花生2017-6-3 23:42:20Ctrl+D 收藏本站

    收费章节

    第两百三十三章洞房花烛(完结)

    别说,接下来的这么几天,周晓白还真是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了。平日里面总是忙碌惯了,忽然这么闲了下来,周晓白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但是更不习惯的是,没有每天能见到商洛染了。按照这边的习俗,未婚夫妇成亲之前是不能见面的。所以周晓白也只能按照这里的风习,老老实实的在家做她的新嫁娘。

    不过她也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总是想着找点事情来做。算是把家里的野鸡舍和菜园子都给她逛了那么几圈了。

    不过现在自从商洛染的酒楼扩大了生意,周晓白这边的材料就是供不应求了。所以这野鸡舍和菜园子都是扩大了很多倍。

    还好小神碗给力,周晓白只要隔段时间,用稀释的小神碗的水去浇下就差不多了,不过这些活计,周晓白是不放心别人来做的,总是叫周根生和自己一起去。更是想着自己要出嫁了,这边家里的事情肯定顾不上多少了,所以就特地交代了爷爷该是怎么弄,可不能断了自己这笔大生意。

    还有另外腌制山货的事情,周晓白却是特地交代了自己家里的几个长工来帮忙。虽然和其他生意相比,这门生意已经不算挣钱了,但是这可是做人诚信不诚信的问题。

    之前周晓白和商洛染在京城里面开店,也和田老爷联系上了,他也算是出了不少的力气。尤其是商洛染的酒楼,也成了田老爷的大客户。

    这条线也是必定的不能断了去的。

    现在家里的生意基本上都是靠着小神碗的神水。但是周晓白又不想人家知道这小神碗的秘密,只能在家里空着的厢房备下了几个空的大缸,隔个几天就叫人备下山泉水,自己则是偷空回来把小神碗里面的神水给搅合一下。

    等到要用的时候,就叫他们直接从水缸里面取水。

    不过这些事情都忙活不了几日,周晓白就已经把家里里里外外的事情给交代清楚了。现在家里这么多的生意,虽然自己出嫁了还是一样可以管,但是毕竟不是这么方便,可是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方便,而断了大家的财路。

    不过刚巧等着周晓白忙活完了,她家里倒是来了不少的人。先是二叔罗氏他们一家子,之前周晓白给他们在自己店里找了个不紧要的活计这么干着。两人的性子也算是渐渐的磨平了,对着周根生态度也好了起来。

    既然这样周晓白更是不吝惜钱财,倒是也给了他们不少,不止是温饱,就连小康都有余了,所以他们倒是对周晓白很是感激。

    不过这次他们来倒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周夏桃。要说起周夏桃就不得不说起严家了。

    按理说严家也算是百年的大户人家,可就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就这么一下子散了。之前本来严家的生意就很差了,茶馆和酒楼都相继关掉,只剩下几家铺子这么撑着。

    但是谁想那次严少爷又是得罪了何晓倩,不仅给在大牢里面关了那么些时日,严老爷更是花费了无数银子,才算是把他捞出来。本来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严家富了好几代,也算是能过下去,但是严老爷还不甘心,又花费了无数的银子去打点军需官,想陷害周晓白。

    可是害人者终害己啊周晓白又是绝处逢生,遇到了贵人,不仅是问题解决了,就连生意也是越做越大,而他们严家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不仅严老爷不安分,严少爷也更是个不安分的人,好不容易他老|子给花钱捞了出来,他不仅不知道感恩。却是见到家里不行了,就伙同着自己的相好的周夏桃,给卷款私逃了。

    严老爷哪里肯咽的下这口气的呢。自己的小妾和自己儿子私奔了,说出去不是笑掉人的大牙。所以就算是用尽了家里的钱财,也算是把这两个不知羞耻的家伙给找了回来。一回来,直接什么话都不说,直接给压在了府衙大牢里面。

    周夏桃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到这般地步。本来以为自己嫁给了严老爷,算是可以安享荣华富贵,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百般小心伺候着,也算是讨了严老爷的欢心,可没有想到严老爷竟然这般的吝啬,就连赏赐给自己的金银首饰也是假的。上次回家在乡亲们面前出了这么个大丑,她更是把周晓白恨到了心里。

    既然严老爷那边走不通,周夏桃这不又看上了严少爷。严少爷年轻力壮,又是知情识趣的,出手还很是大方。周夏桃就那么主动的贴了上去,严少爷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见到周夏桃年轻貌美,哪里管的她是自己老|子的妾侍,勾搭了再说。所以这么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勾搭上了。

    这下见到严家要垮了,两人合计着把家里的钱都给卷了跑路,可惜没有想到严老爷这次发了狠,把两人抓了回来,一点面子都不留了,直接给压到了大牢里面。

    这次周禄全和罗氏来找周晓白也是为了这周夏桃的事情,两人一边哭着一边,把她的事情说了出来。周晓白唏嘘不已,虽然一直不待见周夏桃,但是毕竟血浓于水,她出了这种事情,自己也心里不好受。

    现在自己又是要嫁的如意郎君,所以也就算是积德吧。写了封书信,叫周禄全和罗氏带给商洛染,叫他想想办法。

    现在他们两人在镇上可算是说的上话的人了,果然不多会儿的功夫,周夏桃也就给放了出来。人倒是没有伤到什么,只是脑子有些呆呆傻傻的了。

    周禄全和罗氏也不说啥,哭哭啼啼的把她带回家。周晓白倒是觉得这样也算是有个好结局了,要不依照周夏桃的心思,心里不甘,不知道又要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呢。

    周夏桃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周春花也有了消息。

    原来周晓白的店开的多了,所以消息也传的远了,这次周晓白要成亲的消息,周春花也不知道咋的就知道了。

    她和桩子哥,见着外面的风声没有那么紧了,就抽空偷偷的跑了回来。不过他们倒是也明白,没有直接回来镇上,倒是去了回春堂,托着唐流风给带了个话。

    周晓白这就带着周根生和桩子娘到了回春堂见了两人。亲人见面,当然是分外的亲热,期间的话也就不多说。最重要的是周夏桃带回了她那对双胞胎的儿子,这可算是把桩子娘和周根生喜死了。

    周春花还非要把周晓白上次给她的那几两银子还给周晓白,周晓白自然是不答应了,且不说自己现在不差钱了,再说了这是给春花姐的嫁妆。他们接了桩子娘一起住,什么都要花销。

    周晓白还琢磨着,等着自家生意开到他们那边,指定要怎么贴补贴补他们的呢。

    听说桩子哥在那边的生意也做的不错,这么几个月的功夫,已经开了一个小小的店面了,这次回来,不仅是来给周晓白贺喜,更是要接桩子娘去一起住,共享天伦之乐。

    这一天桩子娘是盼了多少天的了,自然是满口答应,家里的事情也是都拜托给了周晓白处理。

    因为毕竟他们算是私奔的,所以也不敢多呆,桩子娘回去那么一收拾,就跟着他们一起上路了。

    虽然相聚不过短短半日,但是周晓白却是相信,不久还是再会见面的。

    这些时日,周晓白算是收礼收到收发软了,虽然都不值什么钱,但是都是乡亲们的心意,就连远道而来的春花姐也给她带了礼物。

    到了回春堂,唐蓝河和唐流风自然也是不会空着手的。唐蓝河一直是把周晓白当做自己的闺女来看的,自然是疼爱的不得了。还几度想把周晓白配给自己的笨儿子,但是儿孙总有儿孙福,两人就是不来电,唐蓝河也是没有办法。

    这次周晓白要成亲,唐蓝河也是不能空手的,既然周晓白来了这里,他却是信誓旦旦的把两个小盒放在了周晓白手里。还神神秘秘的非要叫她回家才能看。

    等着周晓白回到家里一打开,顿时窘了,原来其中一个小盒里面放的竟然是闺房秘药,简称的就是椿药(和谐社会)。还好另外一个小盒里面的东西倒是靠谱多了,放了两颗保命神丹,说是再重的伤,也可以续命一个时辰的。

    这个东西倒是宝物,周晓白真是郑重的收了起来。

    剩下的日子倒是什么也没有,周晓白就在家里歇着了,周晨墨也回家了。姐姐成亲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能缺席的呢。

    周晓白整日忙活着生意,而晨墨却是在镇上学堂念书,所以倒是这么些时日很少能见上一面。现在好不容易都有了空闲,总算是可以好生的聊聊了。

    “晨墨,你在学堂里面学业可好?”周晓白觉得自己做姐姐真是不称职,从来没有好生关心过弟弟的学业。

    但是周晨墨却是懂事的很,知道周晓白的艰难,“姐姐,我在学堂里面读书可好了,就连先生也是夸奖我明年定然可以考取的呢。”

    本来周晓白给周家挣下了这么多的家业,也是指望着晨墨来继承的。虽然叫他去读书,不过就是叫他识点字,不要做睁眼瞎。但是现在倒是见他学有所成,还学有所乐,这样也就更好了。

    总算是周家能有个读书人了,周晓白拍着晨墨的肩膀,“好,晨墨,你要读书便去读书吧,家里的事情还有你升学的钱,都不要操心,好好的去考试便好了。”既然晨墨愿意读书,周晓白也更是欢乐,不过就是自己肩上的担子暂时不能卸下来,不过她也就是个劳碌命,要是叫她真的嫁人之后,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周晓白怕是也是熬不住的。

    晨墨这边已经有了交代,周晓白也是对他们老周家的未来很是放心了。按照晨墨这么说的,好歹总是能考上个秀才的,有了功名,再加上自己的钱财,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担心了。

    说起来这几天过的也快,周晓白不知道忙活了些什么,转眼间成亲的日子就要到了。

    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周晓白就早早的给大姑叫醒了。稍微梳洗了一番,就开始打扮了。

    不过就是这梳洗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次也不知道他们哪里弄来这么大一个大澡盆,里面放满了各种的花草如竹子、松木,甚至还有文旦,也就是柚子皮。

    周晓白奇怪了,只听说过有什么花瓣浴、牛奶浴的,怎么轮到这些都是杂七杂八的东西都放了进来,虽然别说味道还真是好闻,但是感觉怪怪的,她正要把里面那些东西给舀出去。

    周喜凤却是拦住她,原来这些东西还都是有讲究的。新娘用这些东西洗完澡,也就洗走了身上的“邪气”,而且还意味着幸运、长寿以及繁荣,当然了花草的味道还有助于让皮肤光滑、鲜嫩,每个女人都希望成亲的时候能够美美的了。

    既然有这么个说法,周晓白自然也是遵从了,别说,这么一洗,身上还真的带了淡淡的花草香气,简直算是天然的花露水。

    “大姑,你说要把这些东西给弄成小瓶,方便随身带着,香喷喷的是不是也会有好多女子来买的啊”周晓白不由得想起了香水。若是真的做了出来,岂不是又是大卖。

    周喜凤却是白了她一眼,“晓白,你今天成亲,怎么还在想这些生意上的事情”

    周晓白一听也是汗了,是啊,现在自己都快魔怔了,这都什么日子了,竟然还记挂着生意,不过别说这个点子倒是很不错的。等着成亲完了,倒是可以和商洛染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实施。

    洗浴完了,接着就是梳头了。梳头这个活计,周家倒是没有请外人,直接就叫了周喜凤。

    她自己也算是儿女双全,姑嫂又更是和睦,家庭幸福美满了。自打周晓白生意做了起来,她这个做大姑的,也是沾了她的光,小日子一天比一天过的好了,四邻八方的都是眼气的不行。

    所以梳头的活计自然是不用找外人了。周喜凤把周晓白的头发用干白布细细的擦干,拿起梳子,嘴里还是念念有词的说着。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一起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晓白,你这头发还真是又黑又亮,像是黑缎子一般,这梳子一下去,直接就掉下来了。”周喜凤一边梳着,还一边忍不住的称赞。“还记得之前你头上也不过就是几根黄毛,又稀又黄的,之前我还担心来着,没有想到才不过年把的功夫竟然就像是换个人似的。”

    周晓白骄傲的抬起头来,那是自然没有错,刚来这边的时候,家里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哪里管的了头发不头发的了。但是等着家里境况好了,吃穿不愁了,营养也跟得上了。周晓白也是个姑娘家,自然是也爱美的,那种护发养发的方子也用了不少,所以这么年把的养了下来,头发当然是又黑又亮了。

    在这里头发越好,就代表福泽越厚,所以难怪周喜凤发出这样的感慨了。

    头发梳理顺溜了,就要先给周晓白穿上嫁衣。这嫁衣可是周喜凤还有燕大娘、桩子娘她们几个人合伙做的,手工针线那都是一等一的好。

    之前周晓白试过一次,然后她们又修改了一番。这次穿来更加的贴身了,料子也是用的上好的,虽然里三层外三层的,但是一点都不觉得憋闷和沉重,反倒是有些轻若无物,反正一句话,穿在身上舒服极了。

    上面的绣工更是精美绝伦,美轮美奂的。不过也是因为装扮起来很是麻烦,周晓白一个人是万万不能的,所以周喜凤和燕大娘一起来帮忙,三人这么小心的一件件算是穿上了,周晓白里外一身新。

    朱红色的抹胸绣着百花飞蝶,一只只蝴蝶简直像是要展翅欲飞一般,同色系的丝带系在腰间,裙摆上用金丝勾出大朵祥云,显得富贵、吉祥。腰间别着价格不菲的镂空龙凤玉佩。红色的纱衣披在肩上,若隐若现的锁骨显得扑朔迷离。

    换好了衣裳,接着就来化妆了。这次是商家专门从京城里面请来的喜婆。周晓白老老实实在那里做了半天,就见到她在自己脸上不住的折腾着,一会敷面,一会开脸,一会又是抹粉什么的。

    几乎都弄到周晓白不耐烦了,这才听到她说,“好了。”

    一旁一直盯着的周喜凤却是说道,“还没有涂红呢?”

    那喜婆却是说道,周晓白的小嘴不点自朱,不用再麻烦了,周晓白自然是懒得麻烦,就这么算了。

    接着就是梳头了,周晓白怕麻烦,只叫她简简单单的梳了一个飞天髻,本来想随便带几根钗子就算了,哪里想到她却是从一旁拿出一顶凤冠来。

    凤冠样子极为华美,整个用真金打造,一共有六龙三凤,一龙居中,两龙在顶两端,口衔挑珠牌,垂长串珠滴,三龙在冠后。正面有三只展翅凤凰。直接就把周晓白给吓到了,这哪里是凤冠啊,简直是个大金块。

    “这个……太重了吧。”想到要顶着金块一天,周晓白就不寒而栗了。

    但是现在哪里又由得了她做主呢,周喜凤早就把她压在了凳子上,喜婆麻利的就把凤冠给她戴上了,周晓白只觉得头顶一沉,自己的脖子简直是要断掉了。

    但是喜婆却是说道,“新娘子,你别还嫌弃,这可是你夫君大人,特地帮你到京城定做了,可是花费了无数的银子呢。”

    原来这个是商洛染特地帮自己定做的啊,周晓白只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头上的重量倒是也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喜婆又是在周晓白头顶上一阵折腾,这才说着,“好了。”

    接着两人把周晓白扶了起身,在她面前放了一面铜镜,叫她看看,“怎么样?”

    铜镜效果并不是太好,但是周晓白还是可以清晰的见到,铜镜中的女子,面如满月,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白的如雪,红的如火,慑人目的鲜艳,绛红的罗裙着身,顿显那袅娜的身段,身子微微一转,便觉得万种风情尽生。

    就连喜娘也是看的呆住了,“新娘子装扮起来可真是美啊”

    平常周晓白多要做生意,所以都是很少打扮这么复杂,没有想到今日打扮起来,就差点连她自己都瞧不出来了。果然是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啊周晓白倒是对自己盛装很是满意。

    打扮完了,喜婆他们正要扶起周晓白出门,却是远远的听到一阵喧哗。周晓白便又坐了下来。叫他们出门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

    不大会儿,喜婆就扭着肥胖的身子走了回来,“这也不知道是咋整的,前面大厅来了个满面油光的大和尚,腰里还别着一个酒葫芦,嘴里嚷嚷着说要见新娘子。哼,一看这人就是连骗吃骗喝的酒肉和尚。”

    不过她这么一说,倒是叫周晓白想起来一个人,就是刚到这里时候,自己给冤鬼缠身,最后救了自己的那个大和尚的呢。他当时还说与自己有缘,定然会再相见的。

    现在会不会是他的呢。来自未来,这个事情一直是周晓白心中的一块心病,生怕什么时候又会遇到点什么事情,所以,周晓白是万万不肯错过的,赶忙叫人请了那个大和尚进来。

    一见,果然是那个酒肉和尚绝色。把旁边的闲人都打发了下去,周晓白态度很是恭敬的给绝色和尚行了礼,“大师,请不要见外,上座。”

    绝色和尚倒是也不见外,直接一屁股的就坐下了,身子歪歪斜斜的倒是没有一点的大师风范,不过周晓白倒是一点不以为意,这种世外高人,自然是有些不同旁人的习性了。“大师,今日来我这里是所谓何事?”

    绝色和尚从怀中摸出一个纸包,打开来,从里面摸出一块红烧肉,一口咬下,又是豪放的拔开酒葫芦的盖子,大大的喝上了一口,这才回答,“和尚我倒是也闲来无事,不过就是听闻女施主今日要成亲,所以过来讨杯水酒罢了。”

    只是这么简单?周晓白心中有些不信,但是既然他都这么说着,自己也就顺从他的意思,招呼来一个下人,耳语了几声,这才又说,“大师言重了,既然大师有幸来这里,自然水酒是不能少的,我叫下人已经备下水酒,请大师享用。”

    不多会儿功夫,满满一桌子的好菜就摆满了,另外旁边还是几坛子上好的女儿红。绝色大师一见之下,眼睛立马发亮了,直接不计形象的,不过他本来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扑了过去。

    连什么筷子也不要,就那么胡吃海喝了几番。期间有喜婆几次进来要催促周晓白上花轿,但是周晓白却是随便打发了她们走,她心中的疑惑一直不得解决,就一直不得安心。

    好容易等着绝色大师把酒菜吃完,他倒是也不羁,随手就抓起衣袖把嘴巴一抹,嘴里还赞叹到,“好吃好吃。”

    不过片刻之后他面对周晓白,却是一脸的正色,不过眼中却是带着几分的赞许,“女施主,来历不凡,来这里已经好些时日,想来在这世间已经游刃有余了吧。”

    只见他脱口就说出自己的来历,周晓白马上跪地相求,“还请大师指点。”

    绝色和尚从袖中又是取出一个护身符来,“你本来自异世,气息不算很稳,但是却是意外获得异宝,有它日夜相伴,想来此生不会有什么大碍,我这里有一道护身符,你随身带着,或许有什么用处。”

    周晓白小心接过,贴身放着,再三的道谢,等她抬头,却是再也不见那个绝色和尚的身影了。但是自己分明是没有听到什么脚步声的,怎么忽然就不见了呢。

    高人就是高人吧。他说的异宝,想来就是小神碗。现在周晓白走到了哪里都把小神碗带到哪里,可以算得上是日日相伴,也确实是没有再出现过那日的情况。现在她又得了大师的护身符,心里更是安定了。周晓白不过就是一个小女子,求的也就是一世安稳罢了,现在求仁得仁,自然是心中放宽了些许。

    放好了护身符,周晓白便招呼众人进来。喜婆又是收拾了些许,给周晓白盖上了盖头,这才牵引着她出门了。

    快走到轿子边上,喜婆见到周晓白还没有半点动静,却是悄悄的在她腰间一掐,低声说着,“新娘子,要出嫁了,记得哭嫁啊”

    周晓白正在纳闷,她干什么没有缘故的要掐自己的呢。现在才知道,这里流行哭嫁,显示对娘家的依依不舍,但是周晓白现在满心的喜悦哪里哭的出来啊

    眼见着花轿要来了,周晓白回想了下自己刚来时候的惨状,这才培养了一点的哭意,算是泪水涟涟了。只不过这泪水却是幸福的眼泪。

    接下来就是抬着花轿到商家了,因为昨日嫁妆已经送去,所以今日的队伍倒是不算很长,但是气氛却是相当的热烈,各色的烟花还有鞭炮一路都响个不停。

    商洛染早已经在门口候着,等着周晓白花轿一到,就是牵着她下来了。牵着了商洛染的手,周晓白一直躁动不安的心,这才安定了下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的就是今日的吧。

    然后又是一顿的忙活,忙着拜堂。周晓白头上的凤冠很重,又是早起并无吃什么东西,所以现在已经是浑浑噩噩了,还好一直有商洛染在身边,牵着她。算是把这礼节给折腾完了。

    等着送到洞房里面,周晓白把所有人赶出来,悄悄的揭开盖头,这才松了口气。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周晓白在屋里一瞄,却是见到桌子上放满了各色的糕点,正要过去拿一个吃的时候,却是听到大门一响。

    一个熟悉的脚步声走了进来,竟然是商洛染。周晓白暗自想着,他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片刻之后商洛染已经走到了周晓白身前,拿起旁边的一个秤杆,把周晓白的盖头掀开。

    周晓白这才觉得气顺了一点,一抬眼,就看到商洛染满面笑意的站在自己身前,“晓白,你怎么样了?”

    他在大厅的时候,就感觉到周晓白有些异样,所以这才找了各种理由脱身了过来,想看看周晓白。

    可是没有想到,这盖头一揭开,他的眼睛就移不开了,从来他都知道周晓白很美,但是没有想到这么盛装一打扮,周晓白竟然会美到这种地步。

    他早就忘记了自己的来意,忍不住伸手,往周晓白的脸上摸了过去。也许是商洛染目光实在太为灼热,周晓白很生的不好意思,脸上更是飞起来两片云霞,有些恼了,“好重啊,洛染你快帮忙。”

    周晓白已经伸手去脱下凤冠,可惜她自己看不见,所以很是不方便,已经拉扯下几根头发来,疼的她闷哼了几声。

    听到周晓白呼痛,商洛染这才清醒了过来,开始手忙脚乱的帮着周晓白解下凤冠来。终于两人的努力之下,算是把这个大金块给脱了下来。

    周晓白摸摸自己已经给压的差点直不起来的脖子,有些爱娇的抱怨道,“都怪你,弄个这么重的东西。”

    “都是我的错。”商洛染倒是好说话,连连的道歉,他当时定做的时候,只想到给周晓白最好的,哪里想到竟然会这么的重呢。他忙着帮周晓白按摩脖子。

    脖子算是好受了,周晓白肚子又是饿了,这才记起自己刚要偷吃来着的呢。“洛染,我肚子饿了。”周晓白对着商洛染算是没有一点的客气。

    商洛染也是深知周晓白脾气,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里端出一盘的烤鸡,“我就知道你。”

    周晓白一见到,眼中精光一亮,真是恨不得就扑了上前。商洛染也是早上就起来,没有吃什么,这下两人算是一起好生的吃了一顿。

    等着两人都吃饱喝足了,商洛染这才端起放在一旁的酒壶,给周晓白和自己各倒了一杯,递给了周晓白,“放心,这是果酒,不罪人的,但是这杯酒你一定要喝的。”

    周晓白自然是知道,交杯酒,怎么能不喝的呢?虽然是果酒,度数很低,但是两人饮下,都是觉得头晕晕沉沉的,好不醉人。

    也是醉人的不是这美酒,而是眼前的人吧。

    商洛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周晓白,像是怎么看都看不够一样,终于忍不住站了起身,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周晓白温软的身子,落在了他怀中,他这才有了一种踏实的感觉。真是忍不住仰天长啸,告诉大家,周晓白终于是他的了,终于嫁给他了。

    开心,真的很开心。

    周晓白也同样满心的欢喜,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何曾不是她两辈子的心愿呢?

    “晓白,今天我真的很开心。”商洛染有些高兴的语无伦次了,抱着周晓白,嘴里不住的念叨着,语气低低的,语速却是极快,周晓白有些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了。

    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但是商洛染却是不许。两人这么抱着好一会儿,商洛染才像是恢复正常,周晓白立起身来,看着商洛染也是满面的潮红。

    周晓白忍不住伸手摸上商洛染的脸颊,“洛染,我也很开心。”

    周晓白上前一步,哪里想到却是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裙角,站立不稳,就要往下倒去。商洛染自然是眼疾手快的把周晓白一把搂住,但是却是往床上一歪,两人俱是倒在了床上。

    等着两人身子稳住,周晓白只觉得背上一膈,商洛染想起了什么,把被子一掀开,大手一挥,把里面放着的那些大枣、花生、桂圆之类的都扫在了地上。

    两人都是歪歪的靠在床上,却都是有些不好意思,气氛有些尴尬了起来。周晓白只觉得喉咙发痒,嘴唇有些干干的,忍不住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

    商洛染看的心头火气,只觉得心中一股热流涌了上来,手却是把周晓白抱的更紧了。周晓白有些透不过气来,她怎么会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的呢,但是只觉得心里还没有承受好。

    忍不住开口,结结巴巴的说着,“洛染,你放下满屋的客人不大好吧”

    “没事,我早已经交代好了。”商洛染是多精明的人,早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有略行在外面招呼。”

    什么?商略行回来了?周晓白惊喜万分,对于商略行她心中总是有点淡淡的愧疚,“他回来了?”

    商洛染点点头,“他已经想通了,所以你放心。”听到商略行安好,周晓白也就放松了下来。

    商洛染看着灯火下的周晓白,只觉得口干舌燥。这么大好的时光,这个小女人却是在这里喋喋不休,非要提起别的男人,虽然是自己的亲弟弟,但是也不行。

    商洛染索性俯x下去,堵上这张一直说个不停,叫自己又爱又恼的小嘴。周晓白哪里想到商洛染竟然给她一个突然袭击,眼睛却是睁得大大的。

    “闭上眼睛。”商洛染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样子,忍不住好笑。

    周晓白又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一会儿会不会有人闹洞房啊”

    真是叫商洛染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小女人倒是成天在想些什么啊,肯定是自己不够努力,竟然还叫她有心思去想这些,“闭嘴,我安排好了,不会有人来的。”

    周晓白这才傻傻的“哦”了一声,商洛染却是乘势,把周晓白压倒了床上。他等着这一刻已经很久了。顿时商洛染像是化身为大灰狼一般,向着周晓白扑了过去。

    周晓白哪里见到这么野蛮的商洛染,只是一时呆住,不知道怎么反应。虽然说商洛染看起来很是粗鲁,但是实际上动作却很是轻柔,生怕一个小心就弄疼了她。

    也不知道他怎么动作了,片刻之后周晓白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嫁衣已经全部落在了地上,周晓白只觉得胸前一阵冰凉,这才反应了过来。

    脸上却是通红一片,反观商洛染却是衣裳整齐。周晓白心中有些恼了,自己怎么能这样呢?作为一个穿越女,竟然给一个古人欺负到床上来了,这怎么可以?

    压下心中的害羞之意,周晓白却是主动了起来,脸上也是扬起了一丝的笑意,“夫君,可要我帮你宽衣?”

    商洛染也是何曾见过这样的周晓白,yu体半|裸,莹白的肌肤在肚兜之下,隐隐约约,眼角更是风情无限,魅意暗生。哑着声音说道,“那我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晓白一听更是扬起一抹微笑,贴了上去,半|裸的身子就这么直接的贴近了商洛染,只觉得他浑身一颤,周晓白心中暗笑,本来还以为他多镇定,看来也不过就是装的罢了。

    周晓白一双小手,就那么轻轻的抚了上去,只是轻轻一扯,就把商洛染的外衣带子给扯掉了,衣裳大开,更是方便周晓白行事。小手更是像是蛇一般的贴了过去,顺着商洛染的胸膛从上往下的摸着,却是也不继续脱衣。

    反倒是顺着衣服缝隙,钻了进去,在商洛染胸前,停停走走,到处点火,直到摸到一点突起的时候,周晓白却像是顽皮了一下,轻轻的那么一揪。只听到商洛染一阵闷哼,一把抓住周晓白的小手,“好了,你再点火,我就不负责了。”

    商洛染的耐心已经给周晓白耗尽了,自己反手三下五去二的就把身上的衣裳脱掉,又是大手一扯,把周晓白身上仅存的肚兜给扯掉了去。

    一时之间,两人却是赤|裸相见了。

    看着周晓白,商洛染再也忍不住了,大手摸上那高高的丘林,周晓白忍不住低低的****一声,更像是上好的催|情|药一般,叫商洛染更加的疯狂。

    低吼一声,俯x下去,含住了那点樱红。

    顿时,屋里春|光无限。

    今日算是小神碗的最后一章了,也算是最后一次道歉,发布时间迟了,这次是因为这章要完结,需要交代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尤其是最后的成亲,本来洞房打算多写一点的,但是实在是和谐,不敢写了。

    谢谢大家这么长久以来对小神碗的支持。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